加載中 ...
首頁 > 財經 > 資訊 > 正文

美豫投資:數字貨幣,它真的來了!

中國財經界·www.4961836.live 2020-06-16 09:44:03本文提供方:網友投稿原文來源:

近期,有關國內經濟的兩件大事,一個是,統計局公布一季度GDP負增長6.8%,是改革開放以來的首次負增長, 一季度GDP體現了疫情對中國經濟的打擊之深遠。第二個是,中國又搞了一

 近期,有關國內經濟的兩件大事,一個是,統計局公布一季度GDP負增長6.8%,是改革開放以來的首次負增長, 一季度GDP體現了疫情對中國經濟的打擊之深遠。第二個是,中國又搞了一個大動作:央行開始試點運行DCEP,數字貨幣時代提前降臨,這是關系到每個人錢袋子的重大改革。

這是一個醞釀了6年的金融貨幣改革進程,去年才被明確推進,在今年已經開始有序展開。據推測,未來三年時間,會有30-50%的流動現金被央行數字貨幣取代,平常使用的大部分現金都會轉為DCEP!

美豫投資投研部表示,央行發行數字貨幣,其實也是中國對抗一部分美元霸權主義的工具。它將有利于中國加快去美元化,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可能會因此提速。但其更大的作用,是改變中國金融系統,撬動數字經濟時代提前到來。

當今世界最強大的兩個國家,不約而同在同一賽道發力。這是數字貨幣世界的暗流涌動,也是金融百年的重大破局!

我們怎么理解DCEP呢?美豫投資投研部表示,和比特幣、Libra這些傳統意義上的數字貨幣相比,DCEP是完全的數字貨幣。它是由央行發行的數字貨幣,本質上是央行負債,由中國國家信用背書,具備無限法償性。也就是說,DCEP就是人民幣,它將直接取代流通中的現金。

據報道,蘇州是央行數字貨幣的重要試點地區,機關和企事業單位將通過工農中建四大國有銀行,在4月安裝DCEP錢包,并在5月以DCEP發放工資中交通補貼的50%。同時報道,DCEP還在深圳、雄安、成都幾個城市試點。

那有的朋友就會問了,DECP和支付寶、微信的區別在哪里?美豫投資投研部表示,這很容易明白,DCEP是數字化的貨幣,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是貨幣的數字化。

至于DCEP和比特幣的區別,美豫投資投研部表示,DCEP采用了和比特幣相同的區塊鏈加密技術。但是DCEP是中心化的,這個中心是央行,背后是國家。而比特幣是典型的去中心化,是依靠節點網絡和加密算法的虛擬貨幣,天然帶有無政府主義的特質。和DCEP的無限法償性相比,比特幣不具備法償性,沒有法律效力,無法強迫別人使用,能不能用來買東西完全取決于商家的意愿。同時比特幣的數量固定的,并且沒有真實資產背書,價格波動巨大。

說完上述幾種,那更加不得不提的就是DCEP和Libra誰有更有競爭力?美豫投資投研部表示,DCEP是由中國國家信用背書發行的貨幣,Libra是由Facebook的企業信用背書的穩定幣。去年6月,科技巨頭Facebook宣布要推出它的數字貨幣Libra時,給世界造成了沖擊波。扎克伯格的野心太大,把手伸到了貨幣發行權上,等于是直接打臉美聯儲。同時又動了美國各大銀行、金融機構的大蛋糕,遂被無情打壓。之后不得不妥協,退一步想把Libra做成一個美國的支付寶,仍然是被打壓。到最后,小扎只能夠打出“國家安全”這張牌來說服美國當局。他搬出了中國的DCEP,表示,“如果中國的金融系統成為越來越多國家的標準,那未來美國很難實施制裁和各種保護措施”。

美國真正用來統治世界的部門是美聯儲,美聯儲掌握著世界上最強大的武器——美元體系。美豫投資投研部表示,貨幣發行權,和對貨幣的管理權,是美聯儲和任何國家央行的權力體現,是絕不會允許Facebook這樣的大公司進場的。所以到目前為止,Libra也還是處在一個半撲街的狀態。DCEP的對手也從來就不是Libra,而是美元。

那么我們來說說目前,國際貨幣體系的現狀是什么樣的?美豫投資投研部表示,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后,美元的國際貨幣主導地位隨著全球經貿格局的變化遭受了兩次主要挑戰:日元的國際化趨勢與歐元的出現。如果說日元的國際化是在美國推動下,用來平衡兩國經貿關系的政策措施,那么歐元區的創設曾讓各國對出現一個更加平衡的國際貨幣體系充滿期待。然而,遺憾的是,即使歐元區占國際貿易的比例(14%)超過了美國占國際貿易的比例(11%),美元作為唯一全球貨幣的事實卻并未發生改變。

為什么數字穩定幣成為了當前國際貨幣體系的挑戰?美豫投資投研部表示,美國作為唯一超級大國的局面沒有發生改變的情況下,國別型的貨幣對美元的替代很難發生,但數字貨幣為國際貨幣體系提供了發展新方向。盡管從1982年David Chaum基于郵件可以簽名、加密而提出了加密貨幣至今已經有將近40年的時間,獲得廣泛注意的典型數字貨幣———比特幣也已經出現了10余年,但對于國際貨幣體系而言,2019年流行的全球數字穩定幣的倡議才真正提供了一個新的可能的制度選項。

然而,指出了布雷頓森林體系兩難困境的特里芬通過對歷史的研究告訴我們,即使是新興霸權貨幣美元滿足了以上三點要素,取代失效的霸權貨幣英鎊依舊花費了幾十年的時間。有趣的是,阻礙新的主權貨幣成為全球貨幣的因素在數字經濟的時代正日益弱化,這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第一,對國際結算的需求不再集中于公司、政府等全球貿易和金融的大型參與者。歷史上,不依賴于實物貨幣的國際結算出現在服務進出口商人的阿姆斯特丹、漢堡等地,倫敦則因為其優異的貿易融資服務促進了英鎊的國際化。而對于這些大型參與者而言,切換國際主導貨幣的成本巨大———新的定價標準、新的風險頭寸和處理舊主導貨幣儲備面臨的損失。因此,過去的國際貨幣體系特別容易維持現狀。而在高度全球化和數字化的今天,個人消費者參與國際結算的行為大大增加。全球互聯網用戶和跨國旅行者的人數在過去的15年中翻了一番,跨境電商更是讓每一個消費者都直接參與了國際結算,也因此體會到了傳統國際結算體系的緩慢和成本高昂(如貨幣轉換費等)。個人消費者對某一主導貨幣的粘性遠遠比不上大型參與者,相反,他們對交易的成本更為敏感,也因此更容易受到數字支付技術帶來的成本降低的吸引,轉換支付手段。而從國內經驗來看,以個人消費者為基礎完全足以衍生出一套新的支付體系(如第三方支付在中國的快速增長,M-Pesa在肯尼亞的擴張等)。因此,個人跨境支付的活躍開啟了一個潛在的國際支付貨幣的競爭局面。

當前各國對以美元為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的缺陷都充分了解,也都期待國際貨幣體系更均衡多元。美豫投資投研部表示,對發展中國家而言,其國內缺少方便、成熟的支付體系,數字支付給發展中國家帶來的收益更大;在接受國際匯款方面,2017年的調查指出,全球每年6000億美元的國際匯款平均成本高達6.84%,基于數字技術的國際支付體系改進,無疑也會受到發展中國家的歡迎;最后,當前受美元全球流動性縮脹影響更深的也是不具有成熟金融市場的發展中國家,更穩定的全球流動性安排也受其歡迎。

在美豫投資投研部看來,數字化時代影響某一潛在國際貨幣成敗的因素,制度慣性的作用已經大大減弱,但穩定依舊是重要因素,也因此比特幣等缺乏價值錨的數字貨幣難以成為國際貨幣,但數字穩定幣則真正構成了對現有貨幣體系的挑戰。

本文來源:責任編輯:孫姍姍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如若轉載,請 戳這里 聯系我們!

本網站轉載信息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請讀者僅作參考,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郵箱:[email protected]!

{"error":401,"message":"site error"}http://www.4961836.live/news/2020/0616/84400.html
彩票联盟备用网址 秒速快3计划预测软件 全年固定规律永久不变公式 山东11选5历史开奖结果 快乐10分助手 手机版 炒股配资正规吗 陕西快乐10分怎么玩 希恩配资 甘肃快3开奖 江西多乐彩投注技巧 股票配资如何跟踪客户